脑机接口龙头股

问:马斯克的脑机接口,会成为人类最后一个发明吗?

在月球雨海平原上有一排人类脚印,那是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在1969年留下的,当时不远处的蓝色行星上,有上亿人正通过电视看着他们,在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很多人都认为宇宙是为他们而存在的。



当时谁都没想到,月球会成为后来半个多世纪内,人类到过的最远星球。

2020年8月28日,马斯克带着三只小猪向世人宣布了脑机接口的新进展,并展望了包括人脑互联在内的一系列意识上传远景,颇有跑步进入虚拟世界的味道。



和更新迭代缓慢的航空航天技术不同,近几十年来计算机技术可谓发展迅猛,与之相关的前沿领域都拥有了一批技术储备,换句话说,人类其实一直都在为进入虚拟世界做准备。

毕竟和处处受制的现实相比,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虚拟世界才是大部分人想要的,就像盗梦空间里,那些不愿从梦中醒来的人一样,沉醉在虚拟世界的人甚至不在乎它是否真实。



引用刘慈欣的原话

“您可以真正随心所欲,创造您想要的一切。您可以创造一个有千亿人口的帝国,在那里您是国王;您可以经历一千次各不相同的浪漫史,在一万次战争中死十万次;那里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的主宰,比神更有力量。您甚至可以为自己创造一个宇宙,那宇宙里有上亿个星系,每个星系有上亿个星球,每个星球都是各不相同的您渴望或不敢渴望的世界!不要担心没有时间享受这些,超级电脑的速度使那里的一秒钟有外面的几个世纪长。在那里,唯一的限制就是想象力。虚拟世界中,想象与现实是一个东西,当您的想象出现时,想象同时也就变为现实了”



除了绝对自由外,虚拟世界还将赋予人类永生的权力,尽管只是信息层面的永生。

虽然可能会有人辩驳,只有“肉体凡胎”才能被称之为人,只有生物层面的永生才是永生,但面对虚拟世界的诱惑,又能有几个人固执地选择留在现实世界,被自然规律和人定规则束缚,做一个普通人呢?



总而言之,尽管目前技术尚不能搭建出一个完美的虚拟世界,但人类确确实实在向着虚拟世界大踏步前进,如果太空探索还像目前这样不温不火,缓慢前行。

那等到未来头盔提供的幻觉,和艰险而缓慢的太空探索活动一样,都能给予大众同样愉悦的时候,还有多少人会支持太空探索?



因此不难预料,未来人类必然会面临,“进电脑还是出地球”一类的抉择,(暂时把抉择称为“比特问题”)

届时作为一种自诩拥有文明的生物,人类又应当在宇宙中扮演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脑洞继续扩大

宇宙诞生已经138亿年了,人类却还没在宇宙中发现其他文明的痕迹,也没碰到过太空旅行者,整个宇宙好像只有人类这一个文明。



如果假定,每个文明都会面临“比特问题”,那么宇宙如此荒凉,是否意味着所有文明,都先人类一步进入虚拟世界了?

毕竟从长期能耗来看,全体虚拟化要比大规模探索宇宙寻找资源更节省,因为前者不会再诞生新的人口,能耗将始终维持在固定水平,同时还能满足文明个体的各方面需求。



对低熵体们来说,探索宇宙奥秘,在无尽生命以及随心所欲的诱惑面前,并不是什么不能放弃的事,始终锐意进取的外向型低熵体,在举目无亲的宇宙中,也终将是孤独的。

最重要的是,虚拟世界和意识上传技术的难度,远低于光速飞船以及虫洞技术,所以前者肯定会在科技树上被先一步点亮,一番权衡利弊之后,宇宙中又少了一个文明。



回归现实

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技术,不太可能被普通人大规模应用,毕竟能被识别的神经元信号还很有限,而且它还是个侵入式设备,大部分人都不会想让自己的脑子里多一个监控。



在近未来它也许会成为一种治疗方案,尽可能帮助那些灵魂被自身失灵肉体禁锢的患者,帮助他们与世界重连。

问:脑机接口获重大突破,对社会及未来有什么影响?

脑机接口顾名思义就是人脑和机器的这个接口有没有可能实现,虽然宣称取得了一些突破,但是这个突破到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没有人知道,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技术,利用的好的话它可以造福人类,如果被一些为非作歹的人掌握了,那这个是有很可怕的影响的。

长期以来困扰人们的一个问题就是记忆的问题,我们需要记住一些基础性知识,比如说语文,我们起码要记住一些字,它象征着什么样的意思,它怎么读英语记单词也是这个道理,历史,政治,地理这些文科性的东西更是需要记忆,物理化学也离不开基本的公式记忆,但是人们随之而来的疑问就是,记不住你需要非常强化的反复的去记,你才有可能记住,而且还只是有可能记住,时间久了你还会忘。

如果这个脑机接口真的取得了一个巨大的突破,在未来有一天它意味着人类现在所需要的,只是完全可以通过这个接口直接输入他人的大脑之中,就像我们下载一些资料直接储存在大脑之中一样,只要我们需要随时可以翻阅它,以人类神经的这个查阅速度来看,几乎瞬间就能找到那些需要的资料,那那个时候人的学习的周期将大大缩短,学习的知识将大规模的扩大,人类每一个都将变成一个非常博学的智者。科技自然就会迎来一个井喷式的发展。

试图去改变人脑的机制其实是有很大的风险的,因为在这些技术研究的初期,必然要有实验在动物身上做实验,毕竟是动物跟人总是有差异的,第1个吃螃蟹的人是承担很大的风险的,谁都不知道真正做了这个接口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风险,比如说其他人读取我们的记忆,这种可能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现在是不可能,但未来有可能了。

问:脑机接口的大事记

Phillip Kennedy及其同事用锥形营养性(neurotrophic-cone)电极植入术在猴上建造了第一个皮层内脑机接口。
1999年,哈佛大学的Garrett Stanley试图解码猫的丘脑外侧膝状体内的神经元放电信息来重建视觉图像。他们记录了177个神经元的脉冲列,使用滤波的方法重建了向猫播放的八段视频,从重建的结果中可以看到可辨认的物体和场景。
杜克大学的Miguel Nicolelis是支持用覆盖广大皮层区域的电极来提取神经信号、驱动脑机接口的代表。他认为,这种方法的优点是能够降低单个电极或少量电极采集到的神经信号的不稳定性和随机性。Nicolelis在1990年代完成在大鼠的初步研究后,在夜猴内实现了能够提取皮层运动神经元的信号来控制机器人手臂的实验。到2000年为止,Nicolelis的研究组成功实现了一个能够在夜猴操纵一个游戏杆来获取食物时重现其手臂运动的脑机接口。这个脑机接口可以实时工作。它也可以通过因特网远程操控机械手臂。不过由于猴子本身不接受来自机械手臂的感觉反馈,这类脑机接口是开环的。Nicolelis小组后来的工作使用了恒河猴。
其它设计脑机接口算法和系统来解码神经元信号的实验室包括布朗大学的John Donoghue、匹兹堡大学的Andrew Schwartz、加州理工的Richard Anderson。这些研究者的脑机接在某一时刻使用的神经元数为15-30,比Nicolelis的50-200个显著要少。Donoghue小组的主要工作是实现恒河猴对计算机屏幕上的光标的运动控制来追踪视觉目标。其中猴子不需要运动肢体。 Schwartz小组的主要工作是虚拟现实的三维空间中的视觉目标追踪,以及脑际接口对机械臂的控制。这个小组宣称,他们的猴子可以通过脑机接口控制的机械臂来喂自己吃西葫芦。Anderson的小组正在研究从后顶叶的神经元提取前运动信号的脑机接口。此类信号包括实验动物在期待奖励时所产生信号。
除了以上所提及的这些用于计算肢体的运动参数的脑机接口以外,还有用于计算肌肉的电信号(肌电图)的脑机接口。此类脑机接口的一个应用前景是通过刺激瘫痪病人的肌肉来重建其自主运动的功能。

问:脑机接口研究方向的核心期刊有哪些

30W

问:看看老股民怎么做妖股和强势股看完此文就恍然大悟

股市上通常把那些股价走势奇特、怪异的股票称为“妖股”。它们走势与大盘或常理相悖,完全不符合基本的技术分析规律。妖股就是走势明显比别的股走势异常,不合常理,让人难以琢磨,一般的都是暴涨暴跌。
首先我们要杜绝一种阴谋论:妖股是庄家操作出来的,想让它涨多少就能涨多少。实则不然,真正的妖股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它是各路资金不断高价接力,将股价一步步抬升起来的,而不是某一个庄家事先预谋好的,然后一步步操作而得来的。若有一日,没有了大资金的接力,只剩下散户,那就是妖股灭亡之时。
其次,我们要强调妖股的几点特性:
一、妖股的隐藏性:这里我们选取的特力A、海欣食品以及上海普天,前两者最初的涨停很容易让人以为是超跌反弹,不会引人注意,随后小幅调整,你是不是理解为所谓的“庄家拉高出货?主力自救?后者有一定的政策基础,最初的涨停很容易让投资者认为是跟随概念上扬。
二、无跟风性:当妖股已成,大家开始注意到它的不寻常时,股价立即加速上涨,多数散户会认为它是不可持续的,唯恐避之不及。直到股价翻倍,散户们哀叹悔恨,这就是所谓的无跟风性。
三、以长阳线起始:第一个点燃妖股热情的人是无法预测到后来的妖孽走势的,所以在最初,这类股往往以长阳线起始,也正是如此,使得未知的接力资金能够有机会在相对低的价位进货,不断接力,终成妖股。
这些可以慢慢去领悟,炒股最重要的是掌握好一定的经验与技巧,这样才能作出准确的判断,为了提升自身炒股经验,新手前期可用个游侠股市模拟炒股去学习一下股票知识、操作技巧,在今后股市中的赢利有一定的帮助。愿能帮助到您,祝投资愉快!

问:股票出现什么形态才会成为妖股

连续大涨,涨出2,3倍,加高换手